• <button id="kdobs"></button>

    
    

    <th id="kdobs"></th>
    1. <rp id="kdobs"></rp>
    2. <tbody id="kdobs"></tbody>
      1. <progress id="kdobs"></progress>

        欢迎您来到山西医科大学晋祠学院官方网站!

        学院新闻当前位置:首页>党建教育>学院新闻

        新时代@教育|德才兼备 春风化雨

        时间:2018/09/19浏览次数:147次

          ——访我院免疫学教授鲁仁杰教授

             上过鲁老师课的同学普遍反应鲁老师讲课富有激情,理论联系实际,举例贴合日常生活形象生动,让人想听又爱听,带着一些问题,我们邀请鲁老师来到了我校“拜托了,晋院”访谈节目,谦虚稳重,神采奕奕便是鲁老师给我们的印象。这次访谈带给我的,是未曾想到的进展,是疑惑的解决,受益颇多。

            记者:老师您有什么爱好呢?

            鲁老师:我其实也没有什么特殊的爱好,就只是喜欢旅游。我愿意看那些古迹,但并不怎么愿意去城市里,因为我认为城市就是砖头瓦块的堆积,堆得高就大,堆得低就小,城市的意义不是特别大,所以我就想看原始的东西,而且我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,也不爱逛寺庙,也就只去各大古迹看看。

            记者:老师您能和我们谈谈您当年大学的学习生活吗?

            鲁老师:我选择的是医科大学,因为当年被白求恩医科大学录取,上学的那天我就开始兴奋。但是,开学典礼之后,压力就来了。刘树铮校长他是我们国家核医学的奠基人,医学的老前辈,他在开学典礼上给我们讲到:“作为你们的前辈,欢迎你们加入这个白衣战士的行列,但是我作为这个学校的一校之长,我不得不有几句话要告诫你们:你们既然选择了医学,就意味着你们一生当中要如履薄冰,因为人命关天;你们既然选择了医学,就意味着你们一生当中将不断追求和探索,因为人类疾病的三分之二发病基因都不清楚;你们既然选择了医学,就意味着你们再也没有节假日,因为病人患病没有节假日之分;你们既然选择了医学,就意味着你的一生当中将远离富贵,因为医者,仁术也。”听完之后,压力挺大,所以就决定了既然选择了这个专业,那么就为它奋斗一生。我充分利用了大学阶段,充分利用了一切可利用的条件和设施,比如说图书馆,比如说外语角,开始了追求和探索,继续学习,感触挺深,压力也特别大。当年的学校设施也比不上现在,老师上课只有一个麦克风,别的什么也没有,所有的图都是老师在黑板上画,条件很艰苦,没有其他可利用的东西,想查阅一下资料就只能检索,和现在比,条件真的是差太多,但是既然选择它了,我就不后悔。在退休以后,我和我的同学们聚会大家谈到这些,其实大部分人都没有后悔。

            记者:您能给我们年轻人说说中国医学的未来吗?

            鲁老师:中国的医学,从临床上看这几年发展步伐非常快,但是现在有一个最大的问题,就是志愿集中不均衡。北上广这些地区大的医院是条件比较优越的,医学水平不亚于世界,但是一些偏远地区,整个医疗水平上不去,需要我们来奋斗努力。当我们把新的技术学到之后再回来奋斗,我相信几年以后就会好起来的。然后人才流动,北上广的人才太集中了,但随着国家的发展,不平衡状态也在调整,在逐步改善,中国现在人才济济,像县级医院,镇级医院以后的发展步伐也会加快,这样距离就会拉近,悬殊度也会越来越小,但是分配不均衡是永远的话题。

            记者:您能和我们谈谈中国免疫学与国际免疫学的差距吗?

            鲁老师:免疫学这门课程,属于现代医学,从西方传入,按理说西方的一些国家发展是比较快的,但是就免疫学而言,目前中国在国际上,我认为,最起码能占住前四把交椅,发展的挺快。因为中国人聪明,特别是中国现在免疫界的是属于第二代人,像我也属于第二代人,但第三代人也蓬勃起来了,这些免疫人和世界接轨接的特别好。现在我们国家在免疫学方面在世界上有发言权,这可能和早年的发展与定型有关系,我国很早就把它定位了,在国际免疫学交流会上都有自己的观点,后来我们的观点被整个世界也公认,现在国际上好多免疫的观点其实就是我们国家免疫学人他们的观点。特别是最近20年,我们国家经济持续发展,科技发展水平快,一些高端的精密仪器都可以采购进来,这样的话对咋们研究的成果更具有说服力,这一点是很关键的。这跟我们刚开始搞免疫的时候是不一样的,那时候是买不到这些东西,只能看到国外人们做,现在我国的一些设备精密度也提高,人们观点改变了,越来越觉得国产的设备好用,这就说明我们国家的科技水平已经上了一个很大的台阶,敢和世界的其他一些国家拼。

            记者:您能和我们谈谈大学生学习医学的注意事项?

            鲁老师:先预习,把看不懂的地方划出来。我做过测试,人不可能在将近一百分钟的课堂上都保持兴奋状态,这就需要你提前去预习课本,等到老师讲到不懂的时候全神贯注的听几分钟,等到了我看懂的这部分老师讲课时我能稍稍地缓解一下,让自己在遇到问题是总保持在一个兴奋的状态,这样下来一节课的收获就会很多。

            记者:老师您能和我们说说医学生就业的具体情况吗?

            鲁老师:临床医学专业,这个专业,有两种发展方向,一种是考研,进入到那些比较好的医院,另一种是全科医生,这个现在在我国也是很匮乏的,特别是县级以下的医院。去做全科医生也是一个很好的发展方向。护理学专业,我们国家和发达国家比,在护理学我们缺少更多的人才,在日本,一个医生可以配备四个护士,而我国很难实现这点,两个医生配备一个护士的情况都很常见,护理这个专业是全方位护理,不仅限于医院的医疗护理,还有别的方式,学护理的可以把眼光拓宽一点,毕业之后做哪方面的护理都可以,这也是护理的一个发展方向。预防专业,预防现在是国控的,没有私企也没有个人开办。国家把预防也纳入了意识层面上。从2003年的那场非典之后,国家对预防的投入相当大,每个省,县,地区都建立了疾控预防中心,这就需要我们学预防的去完善这个组织,这个目前人才也匮乏,现在县级的疾控中心都很难找到本科生,我们学预防的以后就可以在疾病控制方面就业。麻醉学专业,麻醉这个职业特别好,也特别适合女孩子,麻醉现在的范围挺广的,人才挺匮乏的,学麻醉的我知道考研招生量要比临床医学少的多,可能考起来难度更大一些。但是我从专业角度上,考研并不是每个学生的必由之路,我们也可以先工作,在职业当中有什么不足了再考研,这时候可能就不是为我们就业来考虑的,如果以后有机会了,我没学够还要学,这时候考研可能更好。过去招研究生应届毕业生都不让考,一定要有临床经验才可以,现在不一样了,大学毕业就可以考,带研究生时应届毕业生和工作之后再考进来的就完全不一样,工作几年再来的是带着问题来的,特别容易培养,我们也可以选择一下自己的意愿。口腔医学专业,口腔医学现在在发达国家是独立的一门科学,人们在健康以后也去保障自己的牙齿健康,现在由于中国人的收入在增长,生活水平提高,在牙医这方面缺的更多,所以学口腔的并不一定选择考研,可以选择就业,就业更好。实习的时候很关键,实习那年正好是考研那年,影响实习,这个是挺不利的,实习和考研你们也要懂得合理的取舍。现在毕业之后都有求职,我在想我们能不能拿出亮点来,不单是发表论文,比如说我在哪方面有探索,有研究,对于一个东西我没有成果没有论文,但是我有想法,这是一个突破口。现在我也经常加入到一些医院人才招聘的会议,有些医院就把我作为专家聘请过去,作为专家,我就问这些孩子们,你们有哪些特长,这是我必问的,好多孩子们就答不出来有什么特长,都说我文艺上,体育上,其他方面上,很少有人说我专业上有什么特长,我需要的特长不是说需要你有哪些论文发表了,有哪些成果了,不需要这些,但起码你要谈一谈你有什么想法,比如在哪个疾病上有哪些想法,如果我认可,我一定说服这个医院招聘你。

            记者:您能和我们说说学考研态势吗?

            鲁老师:我觉得我们学生考研有几点需要注意。首先要早做准备,因为大部分临床医学都是一本学生,三本学生和一本学生拼,有很多优势不太明显的地方,特别是外语,但是用一个成语来说:笨鸟先飞。我们早做准备,大一大二就开始准备,把考研需要考哪些东西,比如临床医学考西综,口腔的,预防的,护理的,麻醉的考什么,事先就要了解的一清二楚,之后把这些要考的内容提前做好准备,如果有机会就去看书,把看手机的时间减少一点。其次,选择好要报哪个学校哪个专业。起码先选择三五个,然后从这几个里面选择,排下位,注意观察这些学校这两年招考研究生的动向,从知识上做准备,从备考的环境条件上做准备,从多方面准备,把自己的对手,那些一本的学生打败,这个我认为是没有不可能的。最后,考研不能只说在嘴上,要有计划,21世纪的文盲,不是目不识丁的人,是做什么事情都没有计划的人。有了良好的计划,我相信你们一定可以做的更好,离成功又进一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      结语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      路漫漫其修远,鲁老师始终走在免疫学这条道路上,远方有未知星空的烂漫和辉煌,脚下是免疫学这条崭新的道路;上下而求索,为人师者,鲁老师根据自己的经验为我们日后的发展提出宝贵的见解,在前行的道路上,我们也要为医学奉献自己的热情,道路从来都不是坦途,我们要奋力拼搏。(学生记者 薛丹妮

        极速分分彩是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